• <tr id='a3kvs'><strong id='a3kvs'></strong><small id='a3kvs'></small><button id='a3kvs'></button><li id='a3kvs'><noscript id='a3kvs'><big id='a3kvs'></big><dt id='a3kv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3kvs'><table id='a3kvs'><blockquote id='a3kvs'><tbody id='a3kv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3kvs'></u><kbd id='a3kvs'><kbd id='a3kvs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a3kvs'><div id='a3kvs'><ins id='a3kv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acronym id='a3kvs'><em id='a3kvs'></em><td id='a3kvs'><div id='a3kv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3kvs'><big id='a3kvs'><big id='a3kvs'></big><legend id='a3kv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a3kvs'><strong id='a3kv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dl id='a3kvs'></dl>
    1. <ins id='a3kvs'></ins>
      <span id='a3kvs'></span>
        <fieldset id='a3kvs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a3kvs'></i>

            一場被溫柔設計的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图片国产偷拍在线_图片区 亚洲 在线视频_图片区小说区另类春色

              A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榮可可特喜歡讓我陪她去王府井逛街購物,她理直氣壯地說是讓我由天天向上的素女族,躍升為天天向尚的熟女族,其實,她那顆陰暗的小花心裡,賣的是什麼藥,我不用猜,也知道。不過是又看上瞭某個咖啡館的男老板,或者某專賣店的小帥哥,但又怕自己被人Pass掉,所以找來我這樣一個離時尚距離遙遠的素女,做綠葉襯托一下,以便可以盡顯她搖曳風情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日她又犯瞭花癡,將我從圖書館拖出來,又逼我換上隱形眼鏡,借我一件灰白格子的棉佈裙,一條素雅的煙灰色圍巾,這才拉我到鏡子前,站定瞭,滿意說道:嗯,這才叫兩朵完美搭配的姊妹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看著鏡子裡素白的自己,和旁邊小妖女一般嫵媚妖嬈的榮可可,忍不住就飛她一個魚丸,諷刺道:還不是又給你去當什麼安靜的小點綴,看你跟某男眉來眼去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榮可可回敬我一個嬌羞的笑:哎呀呀,好姐姐,好歹給人傢留點面子行不行,說不定,我釣的這條魚,最後被你吃瞭也不一定呢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當然對此不抱任何的希望。除瞭上設計課時,我可以靈感四溢,神思飛揚,基本上,上天不會再給我任何出彩或者登臺的機會。就像我所學的專業,廣告設計,我註定都是那個躲在光芒四射的模特背後,戴一副黑框眼鏡,舞圖弄畫的人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所以當我坐在榮可可新近認識的又一咖啡男,明朗的身邊時,我因為一個廣告的設計方案,而顯得心不在焉。不是明朗不夠吸引人,事實上,恰恰是因為他過於魅力迷人,所以才讓我不想去看他與榮可可曖昧的飛言走語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B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明朗是附近一IT公司的部門經理,碩士,出國鍍過金,傢教良好,薪水豐厚,為人熱情但不過於熱絡,無不良嗜好,是女士擇偶的最佳人選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,當然是對於咖啡館釣魚嫻熟至極的榮可可的調查結果。我坐在窗前,將頭扭向窗外去,看落地窗前的大街上,人群無聲無息地水一樣流淌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然後我的靈感,便忽然而至,迅速地抓過一張餐巾紙,又用榮可可玫紅色的唇膏,簡潔地將一雙女生跑鞋的設計圖案,勾勒其上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神清氣爽地喝下一口咖啡的時候,從杯壁上方小小的罅隙裡,我突然間看到,對面的明朗,正含情脈脈地註視著我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這一個溫柔的視線,瞬間讓我如遭電擊。從未有過戀愛且幾乎快變成一個修女的我,在一個異性長達數十秒的註視下,終於方寸大亂,將一杯咖啡,打翻在地,不僅將榮可可下瞭狠心,才舍得讓我穿來作為陪襯的裙子弄臟瞭,而且,竟是連明朗棕色的皮鞋也給濺濕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雙鞋子,我不經意地瞥見瞭牌子,是一款價值不菲的法國款式的皮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的臉,燙得可以烤七層熟的牛排。我慌忙地將那張塗滿唇膏的餐巾紙抓過來,低下身去,想要給明朗擦鞋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卻是被明朗攔住瞭。他的手,握在我拿瞭餐巾紙的右手上,微微笑道,可不敢用它來擦,你知道你剛才的設計方案,假若投入商業運營,我這雙鞋子,是絕對不配用其來擦的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驚訝地抬頭去看明朗,並在他溫和儒雅的微笑裡,突然間意識到,自己那雙手,還在明朗的掌心裡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看看旁邊臉色明顯晦暗的榮可可,再一次慌瞭神,倏地將手從明朗溫熱的掌心裡抽瞭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