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vfqf1'><strong id='vfqf1'></strong></code>

<i id='vfqf1'></i>

    1. <i id='vfqf1'><div id='vfqf1'><ins id='vfqf1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tr id='vfqf1'><strong id='vfqf1'></strong><small id='vfqf1'></small><button id='vfqf1'></button><li id='vfqf1'><noscript id='vfqf1'><big id='vfqf1'></big><dt id='vfqf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fqf1'><table id='vfqf1'><blockquote id='vfqf1'><tbody id='vfqf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fqf1'></u><kbd id='vfqf1'><kbd id='vfqf1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vfqf1'><em id='vfqf1'></em><td id='vfqf1'><div id='vfqf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fqf1'><big id='vfqf1'><big id='vfqf1'></big><legend id='vfqf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ns id='vfqf1'></ins>
      <dl id='vfqf1'></dl>

  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vfqf1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span id='vfqf1'></span>

            鐵公雞找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图片国产偷拍在线_图片区 亚洲 在线视频_图片区小说区另类春色

            湖南省通道縣有個侗族聚居的吉祥寨,寨主本來叫聶恭禧,他有萬貫傢財,良田千頃,卻是愛錢如命,一毛不拔,因此,大傢都喊他“鐵公雞”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正是陰歷十月小陽春的時候,摘完禾谷,鐵公雞請瞭十來個長工來挖茶山。長工們幹的牛馬活,吃的卻是豬狗食,起五更,睡半夜,長工們很是氣憤,就常常在山上睡大覺,消極怠工。鐵公雞傢裡有個放牛娃叫阿胞,是個十來歲的孤兒,給鐵公雞放牧著十多頭耕牛。阿胞人雖然小卻挺聰明,白天和長工們一起上山,晚上和長工們睡在一塊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這一天,長工們上山後又準備睡覺,阿胞就自告奮勇地說:“叔叔伯伯們,你們安心睡吧,我來給你們放哨。如果有人來我就學竹雞叫,你們聽瞭就趕快起來,裝成在挖山的樣子。”大傢都說好,由於阿胞站崗,長工們更加放心,他們睡得好香啊!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由於鐵公雞隻顧個人發財,對長工們壓榨得很厲害,飯也不給吃飽,長工們都瘦得皮包骨啦!這次到瞭山上大傢又議論起來: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這麼下去,再幹一個月,我們都要沒命瞭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我多想打牙祭啊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飯都吃不飽,還想打牙祭,你莫白日做夢吧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這時阿胞也湊瞭上來稚聲稚氣地問:“叔叔伯伯們,打牙祭不吃豬肉吃牛肉行嗎?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大傢一聽都哈哈大笑起來,有的說:“阿胞呀,你真是異想天開,莫說打牛肉牙祭,就連一根牛毛你也休想,你不知道鐵公雞是一毛不拔嗎?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胞卻現出認真而神密的神情,小聲說:“叔叔伯伯們,隻要大傢齊心,我保證我們能打個牛肉牙祭。”接著他把自己的主意如此這般地說瞭出來,長工們一至表示同意,並且商量妥當,明天就動手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阿胞與長工們很早就上瞭山,他們帶好斧頭與鐵鍋,在山林最深處宰殺瞭一頭大黃牛,大傢美美地飽餐瞭一頓,痛痛快快地打瞭個牛肉牙祭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為瞭在鐵公雞面前交差,他們也作好瞭安排,然後依計而行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下午,太陽偏西時,阿胞趕著牛群回來,關好牛,他急忙哭喪著臉跑到鐵公雞面前報告: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東傢東傢,不好瞭,出事啦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出什麼事?快說!”鐵公雞忙問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有一頭牛鉆進山洞回不來瞭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鐵公雞很不相信,懷疑地說:“會有這種怪事?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哎呀,東傢!這樣大的事我能撒謊嗎?”阿胞委屈地解決道:“你不信我帶你去看吧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鐵公雞看看天色已晚,本來不想去,但他又舍不得丟失一頭牛,就說:“快,快帶我去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胞就帶著鐵公雞往深山裡跑。在一個陡峭的峽谷裡,真的看到一頭牛鉆進瞭一個天生的石洞晨,牛頭從石洞的另一個出口冒瞭出來,身子陷進石洞已看不到,但牛尾巴還留在洞外。那大黃牛見瞭阿胞與鐵公雞還“麻麻”地叫。阿胞繼續向鐵公雞哭訴著:“下午,兩頭大黃牛不知怎的鬥起角來,雙方都戲瞭眼,有頭大黃牛死追這頭大黃牛,追得它無路可逃,到瞭這個峽谷看見這個石洞,它就拼死命鉆瞭進去,誰知洞太小,頭擠瞭進去,身子也霸蠻擠進去瞭,卻卡在洞裡動彈不得。它掙紮著,頭從洞的另一個出口冒出來,但身子卻出不來瞭,你看它好生著急,尾巴在不停地動呢!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其實,這次大黃牛的身軀已被他們打瞭牙祭,隻留下頭和尾巴露在這天然的石洞外面,由藏在洞裡的長工裝牛叫。由於石洞生得巧妙,看去確實很象一頭牛鉆進瞭石洞,而把頭和尾巴留在洞外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鐵公雞聽著阿胞的哭訴,看著這牛頭和尾巴,還是不很相信,但當他走近這牛頭,伸手摸牛角時,那牛竟“麻麻”地大聲叫喚起來,這時他才真相信:牛確實是鉆進石洞出不來瞭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他看看天色已晚,若不趕緊把牛救出來,讓牛在山裡過夜正好給老虎當晚餐,怎麼救呢?他下瞭決心:反正有十多個長工,拖也把牛拖出石洞!於是他要阿胞飛跑去把長工全喊來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阿胞把長工全喊來瞭,鐵公雞大聲吆喝道:“你們都看見瞭吧,牛鉆進山洞也不來瞭。不過它既然進得去也就可以出得來的,它自己出不來,我們就辛苦點拖它出來。你們依秩序站好,一個接一個,聽我的命令,我喊一二三,你們就一齊用力猛拖,聽清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聽清瞭!”大傢齊聲回答。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於是在這險要的峽谷邊,擺開瞭一字長蛇陣,第一個長工拖著牛尾巴,後面的一個接著一個,鐵公雞站在最後頭,緊緊地拖住最後一個長工的褲腰帶。阿胞就在前面牽著牛韁繩。鐵公雞用盡力氣喊道: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“一——二——三!”

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喊聲剛落,大傢一齊用力,隻聽得“咕咚”一聲響,牛尾巴被拉斷瞭,人們個個被跌得仰面朝天,鐵公雞更是跌得嗚呼哀哉,他的後邊正是懸崖峭壁,萬丈深淵,這一跌就滾下瞭懸崖,落瞭個粉身碎骨的下場。